佛祖在一號線經典小語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在一個缺乏常識的環境下一些缺乏常識的人既對自己的能力自信滿滿,又對自己的價值體系堅信不疑,還對自己的道德激情深感自豪。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發現我的生命已經悶住了。我不很開心,也沒有不開心,我既不快樂,也不痛苦。” “我想這就是被體制化的煩悶,就是“你有一份工作,有一個家庭,如是而已”的那種體制化,阻止了你去想自己真正渴望的是什么。” 職場裡的橡皮人,生活中的橡皮人,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忙碌,使我們忘記了生活的真諦。即使對生活依然感到彷徨,至少應該停下來想一想,我們覺得快樂么?五月天總是在歌里唱著,到底是生存還是生活。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們不能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卻依然對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懷有鄉愁。”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那時我曾感覺到空虛,卻無法形諸言語,現在我已經足夠成熟,明了那空虛從何而來:我是一個少年,有很多夢想,可是在日復一日的光陰中卻無所依託。我們匱乏一種令人心安的事物,有時人們叫它信念,有時則稱之為人類之愛。那時我們在街邊的暮色里,現在我們在一間把自己打扮成東南亞或者西班牙風格的酒吧里,孤獨是永遠不變的。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關於生活,我們有很多夢想,又在漸漸放棄夢想,可是無論如何,總得有一條底線吧。"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一個配不上你的世界的最簡單的標誌就是一些配不上你的人總想跟你共飲一杯啤酒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食慾過度是茫然無措的徵兆之一。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有一天,我嫉妒人家都有二奶,就我沒有,就挑了一個最難看的姑娘,跟她說,你做我的二奶吧。她說,我知道自己的條件不怎么好,有人邀請我做二奶,是對我的恭維,我不圖錢,圖你也沒有,也不圖性,這個我看你也沒多大能耐,我就圖一品位——你告訴我,你穿沒穿衛生褲?我說,穿了當然穿了!那姑娘就哭起來。她說,我這樣的人挑逗她,是對她的莫大侮辱,就當街狠揍了我一頓。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大致上,人類的生活就是這個樣子。屋子會拆掉,城市會沒落,繁華總是如夢,時間矢志流逝。與一般的想像不同,這類事其實沒什么悲壯感,就像貝婁寫的這樣,毀滅總是輕易和尋常的。 人類目睹了太多興廢,早就懂得喟嘆於事無補。賀拉斯有一句詩很莊嚴:光輝的塔樓與低矮的茅屋,都邁著同樣的步履匆匆。到了現代,T·S·艾略特就反崇高了:這世界倒塌了,不是轟然作響,而是唏噓一聲。 中國歷史沒能解決統治權與民權的矛盾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往事縈懷並無意義,我亦不想美化過去,我只是覺得,今日生活本來可以有另外一些方向,但是它沒有。我在感覺上而非理性上發現,今天的中國社會並沒有像我們當年期許的那么好。 至少有一點是明確無誤的,孫處長的預言早已成為現實。如今已經是“十年之後”的之後,至少你能看見我們的文化日益熱烈而且痴傻。我到書店去,看見好多書;我網購,又看見好多書。我看見的是破書。我看見了繁榮,可是它是一旦抽掉了痴傻的砂礫基礎便會崩塌...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事實就是如此:當日有人死去,有人演戲,有人發財,卻沒人感到一絲驚訝。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那天我聽到看到的一切:風過林梢,戲文在咿咿呀呀地唱,宛如細線在空中浮動;秋天的冷雨漫過了山樑,那恍若浮晃飄搖著的,正是我們百年多難的中原河山。 我不知道該怎么告訴這個人:我們不能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卻依然對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懷有鄉愁。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小時候,我姥爺問我:“你這輩子想幹啥?”我說:“吃冰棍!”他就說:“不對,老爺們兒要闖天下,見世面。”從此我下定決心,在這一生中一定要闖天下,見世面,吃冰棍。如今我才發現,世界上對我來說最好吃的冰棍,一種是瀋陽的皇姑雪糕,一種是北京的北冰洋雙棒,都是一塊錢一根兒的。另外我也算見過了一點兒世面,不是在旅行和交際中,而是在人類的智識邊緣。年復一年,世界萬物的價值在我心中不斷重新排序。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覺得,人生最大的失敗不是無權無勢,而是過一種惡劣的生活。可是這只是我覺得而已。唐德剛先生說,鴉片戰爭之後,中國歷史開始了從帝制轉向民治的過程,這個過程至少需要兩百年才能完成,這就叫歷史的三峽。我的切身體會是,在這歷史的三峽中,“不靠譜”正是社會生活的底色,真理會被嘲笑為迂腐,美善會被譏諷為無用,只是實利才會令人感覺安穩。地位、金錢,看得見摸得著,就成了人們評判他人的僅存的標準,余者則大半被棄諸荒...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是一個少年,有很多夢想,可是在日復一日的光陰中卻無所依託。我們匱乏一種令人心安的事物,有時人們叫它信念,有時則稱之為人類之愛。那時我們在街邊的暮色里,現在我們在一間把自己打扮成東南亞或者西班牙風格的酒吧里,孤獨是永遠不變的。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那時你還年輕 腎上腺素在血管里擁擠得像一袋跳跳糖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在我們這片古老善良的土地上,沒有一種肆無忌憚的自我保護本能,基本等於請求他殺。”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人類生活的奇妙之處之一就在於,空無的幻想與實際的行動可以同等珍貴。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以前我曾夢想過報導這樣的新聞:本報訊,昨夜北京春雨迷濛,零時許,平安大街旁燈光燦爛,一棵老槐樹靜靜地死去。... 不知道這么說會不會氣倒幾位新聞學老師,不過至今我仍然相信,無論從哪個標準判斷,如此美麗務虛的新聞都無可指摘。可是我大概永遠也不會那么寫,因為對於這個世界來說,我們真的是除了趣味之外還有職責。就算你像我一樣沒譜兒吧,可是當你看到曾被國家多次感謝的舉重冠軍貧病而死;聽見對面的沉悶的男人說..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如但丁所說,“已至人生的中途”,有時卻仍是個迷惘的人。在生活中失去事物當中,那些小的我還算清楚,比如愛情。如今人們終於發現了這個秘密:情是不存在的。絕對意義上的愛情是中世紀騎士的發明,其實近乎臆想。在我活的年代中,大約有5年,人們相信愛情是個真事兒,在那種愛的範式中,物是非常次要的,痛苦則至為甜蜜。在那之前和之後,人們都要現實得多。那個代就像磷火偶然一閃,很快就消失了,對此我並無真正的惋惜。可是,那些在火中失去的,或者說缺少的重要的東西,都是些什么呢?我並不總是知道。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生活就是一個體制 你走在路上會遇到不許闖紅燈的體制 吃飯時會遇到左手叉右手刀的體制 睡覺時會遇到不能跟別人的女朋友一起睡的體制 我傾向於認為體制本身就是糟糕的 但它如同政府 有時候是一種必要的糟糕 真正的問題其實在於我們有一些不必要的糟糕 卻認為它是必要的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越來越能嬉笑著看待悲傷,也越來越能莊重地對待笑話了。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當我還算年輕時,我看到自己除了一種遠離醜陋生活的願望之外一無所有,因此決心做一個自由民。倘若人們不讓我當自由民,那么我就自己當。有一天我終於發現,自由是一種成就,而拘謹則是一種失敗。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覺得自己的人生理想就是做這個女播音員,把多嚴肅的事兒都變成扯淡。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溪水像一條明亮的泥湯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不覺得我們該過形為物役的生活,更不覺得該過形為意役的生活。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真正的問題其實在於我們有一些不必要的糟糕,卻認為它是必要的。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我努力不努力乾你屁事,人生的樂趣不就在於不努力嗎?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一個可以問"憑什么"的社會就是正義的。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自由是一種成就,而拘謹則是一種失敗。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有些人擁有比別人更多的自由,這是因為他們願意為了享有自由而捨棄其它的東西。

  ——李海鵬《佛祖在一號線》

佛祖在一號線經典小語

上一篇 下一篇

[佛語經典小語]相關推薦

[佛語經典小語]熱門推薦

[佛語經典小語]最新文章

[佛語經典小語]相關欄目推薦
上一篇:佛曰經典小語2015 下一篇:黃帝內經經典句子



勵志 古詩詞 國語 百科 周公解夢 名言佳句 解夢 笑話